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七章

    果如沐晴所言,很快沐府就高調地掛上了紅燈籠和彩帶,引得老百姓們都駐足觀望,嘴上議論紛紛這段時間關于國公府、公主府和沐府上發生的一些事情。(看啦又看小說網)

    離沐府不遠處的早點小攤子上,兩個中年婦女正凝望沐府朱紅色大門竊竊私語著。

    其中一個身體肥胖的婦女問道:“嘿,聽說了沒有皇上好像把九公主貶為庶人了,連圣旨都下了呢。如今公主殿下和那給她戴綠帽子的駙馬已經從公主府卷鋪蓋走了了,我家那口子親眼所見呢。”

    另一個較瘦的婦女瞇著眼附和道:“聽說了聽說了,這么大的事,我看哪這玉京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吧。”

    小二聽到兩個人的對話亦是隨聲附和著笑道:“是啊是啊,最近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的,這謝駙馬也真是的,自己是個什么東西心里沒點數嗎,一個不學無術的廢柴公子,公主殿下嫁給他本來就是下嫁,他倒好,非但不好好呵護公主,竟然還敢給跟別的姑娘如此不清不楚。”

    小二義憤填膺地說著望了眼張燈結彩的沐府,又道:“這沐姑娘也真是的,雖說他們家不是什么官宦家族,但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人家,她自己也是要才華有才華,要模樣有模樣的,她怎么就甘心去給人家做小妾呢。唉,實在是令人捉摸不透啊。”

    “害,想不通啊就別想,說白了,咱們就是吃個瓜看個熱鬧,這跟咱有什么關系呢。”胖婦女不以為然地說道。

    其他人聽了,都覺得她說的挺對,這跟他們又有什么關系呢。因此,三個人結束了這個話題,又你一言我一語地又聊了幾句家常,各自散去了。

    他們的對話恰巧被置辦物品回來的秋菊聽了去,她聽到別人在背后這么議論她家小姐,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覺得幾個人說的沒錯,他們小姐也是京城大家閨秀中的佼佼者,為什么要為了謝未易那個薄情寡義的男人置自己于如此不堪的境地呢。

    但秋菊也知道,自家小姐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想要嫁給謝家公子,不管是誰,無論如何也都是攔不住她了,因此秋菊很糾結,她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把剛才聽到的那些風言風語說給沐晴聽。她聽了又會作何感想,或者又只是徒增傷心呢。

    不得不說出秋菊還是很了解她家小姐的,沐晴是鐵了心想要嫁給謝未易。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誰讓他們這么做的?”老船長的聲音里滿是質疑。他沒有想到,事情到了這步田地,她的女兒竟然還是一心想要嫁給謝未易。

    真的是愁死了。

    沐晴回道:“是女兒讓他們把家里弄成這個樣子的。”

    她的聲音很溫和,語氣像小時候與父親商量著自己想要吃哪家店鋪的點心一樣。

    “你……”老船長很生氣,但也很了解自己的女兒,她決定的事情幾乎沒有人能夠改變什么,所以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苦口婆心地規勸道,“晴兒,你真的要嫁給謝未易嗎?你明明知道她心里只有公主殿下,你何苦如此委屈自己?”

    “沒有公主殿下!”沐晴反駁父親道,“父親,難道您還不知道,慕容千婼她現在已經不是公主了,她和女兒一樣,只是一個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女人了。”

    “可她仍舊是謝未易的妻子,是謝未易放在心尖上的肉,你以為她不做公主你便有機會可以從她什么將謝未易搶走嗎?”老船長呢聲音鏗鏘有力,直擊沐晴的心靈。

    他也不想在女兒的傷口上撒鹽,可他必須讓女兒看清楚事實,她愛的的,一心想要嫁的那個男人對她沒有半點心思。

    老船長覺得女兒若在成婚之前想明白這件事,看清楚對方對他的心意,總比成親之后一個人對影流淚的好。

    “父親,女兒已經跟您說過多少次了,謝未易喜不喜歡我,愛不愛我那是他的事。我不在乎他不喜歡我,只要我知道我喜歡他就夠了。”

    再一次聽到女兒重復說著自己喜歡謝未易,老船長作為父親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甚至有些后悔當初為什么會救下謝未易。他為什么會給女兒見到謝未易的機會。

    “晴兒,爹都是為了你好,你長得如此出挑,將來想要找個什么樣的人不行,你為什么非得嫁給一個心里沒有你的謝未易呢?”老船長激動得聲音都有些顫抖了,“我真的想不通,那個謝未易他到底有什么好呢,為什么讓你們一個個為了他如此著迷。九公主殿下為了他可以放棄自己的尊貴身份,而你……你又為了他可以賭上自己的清白和尊嚴,他到底哪里值得你們兩個為他如此犧牲。”

    “爹喜歡一個人是沒有原因沒有道理的,女兒喜歡謝未易,從見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

    老船長沉吟著嘆了口氣,道:“沐兒,爹沒有別的意思,爹只是怕你會為了謝未易委屈了你自己。”

    沐晴見老船長有些松口了,忙攙起父親的胳膊,親熱道:“爹爹放心,女兒不會讓別人欺負自己的。父親不用擔心慕容千婼她已經不是公主了,她也不會太為難女兒呢。”

    哼,她不會為難女兒,女兒就要為難她了。

    想到這里,沐晴嘴角上揚,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老船長語重心長道:“定國公是明白事理的人,爹相信他們不會為難你,只是你也不要太任性,嫁過去后一定要與府里的人好好相處,凡事多忍讓,不要太過張揚。”

    沐晴撒嬌道:“爹,你怎么這樣說女兒啊,女兒什么時候張揚了。”

    父女倆臉上終于露出久違的笑容。

    “小姐,小姐。”

    院子里傳來了秋菊急切的呼喚聲。

    父女倆聞聲而去映入眼簾的不僅有秋菊,還有一個白衣勝雪的男子。

    男子瞥了眼沐晴,然后目光越過她,注視著老船長拱手道:“沐伯父。”

    “你來做什么?”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