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9章 電影內容

    現在是十一月, 天氣已經低了很多。(看啦又看小說網)

    紀攬月退出微光,曲晴就自動接任了隊長一職,帶著其他人繼續活動。

    她也很懵逼, 不明白怎么突然間就變成了這樣。

    連寒松和毋惜雪、閔清妍倒是聯系過紀攬月, 不過她們跟紀攬月并非無話不談的好友,只不過相對來說關系近一點罷了。

    雖然挺疑惑為何紀攬月會一反常態斤斤計較起來, 但娛樂圈這種地方, 刨根究底也實在是沒必要。

    隨口聊兩句,話題就又扯得天南海北了。

    反正這團早晚要散, 人與人之間熟悉些就是。

    掛了電話后,紀攬月突然發現, 她好像沒有朋友。

    以前也沒有, 現在還是沒有。

    她參加活動的時候,見過有些藝人關系很好。大部分只是見面寒暄, 少數是打心眼里的親昵。

    紀攬月出神地望著窗外。

    好像,曲晴也有好朋友。

    剛到這里的時候, 對于劇情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憤怒。后來時間久了, 就消散了。

    大概是從選秀時期第一次排名那一刻, 翟孟宣布了“紀攬月”這個名字, 心里那股憋悶就減弱了許多。

    隨著后來的發展,逐漸減少,直到消失。

    思維發散到這里,紀攬月呢喃道:“劇情好像已經不在了。”

    該挖的坑沒挖, 該搗的亂沒做, 她甚至很久沒見過那個男的了。

    “名字都忘了。”紀攬月發現自己想不起來男主叫什么了。

    曲晴倒是見得不少, 畢竟有團體活動。

    但可能是因為女主本身具備的品質, 曲晴并不是一個會讓人厭煩的。相反, 她對陌生人而言,親切程度很高。

    有時候機緣就是這么巧妙,不去接觸,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沒了那些人。

    窗外是江景,襯著夜色,燈火闌珊,水面粼粼。

    紀攬月把手機扔向一邊,落在厚實的地毯上,發出來了“咚”的聲響。

    她赤著腳向前走去,站在了落地窗前。

    外面有些冷,玻璃是涼的,離得近了,就會感覺到寒意。

    一百多米的高度,往下看的時候,人太渺小了。

    浩瀚天地間,什么都是渺小的。

    她情緒突然上來了。

    孤寂、想念、離思、回憶,還有喜歡、感謝、喜悅。

    像是數九寒天泡溫泉,邊緣是雪,頂上是冰凌。

    但身心是暖的,人是暖的。

    就這樣呆滯了幾分鐘,驀地,紀攬月突然回過神來。

    她轉身就跑,朝著書房而去,翻出來了紙筆,迅速地記下一段旋律。

    摻著五線譜和宮商角徵羽的混合印記,就這樣落在了雪白的紙上。

    黑色點點,如墨如星,勾勒出了紀攬月的心緒。

    半晌后,她停了下來,看著面前的紙張,望了許久。

    ·

    解約的事情鬧得紛紛揚揚,杜仲最近忙得腳不沾地,雖然有律師的幫忙,但還有很多事情是他這個業內人士需要去親自處理的。

    微光的九人團變作了八人團,團粉們情緒波動劇烈。

    有一部分人是很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她們覺得紀攬月這是一種背叛的行為;

    有些人則是痛心疾首,覺得自己看錯了人。

    不過個人的感受和看法都是不一樣的,喜歡或者變成討厭都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月光們興奮極了,她們覺得這是一個好兆頭,以后紀攬月solo將發展得很好。

    你看,我女兒退團,資源立馬就更上一層樓,這說明什么呢?

    說明是你們這個小破團耽誤了我們家女兒。

    有這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而杜仲則發現,微光不止是限制了紀攬月的發展,還對大小姐的生活水平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具體表現在拉低她生活檔次方面。

    跟著微光活動的時候,因為是團體行程,有不少的工作人員,所以總會泄露航班信息、住宿地址等情況。

    有些粉絲會來送機、接機,這倒也沒什么,但關鍵是,還有一些私生粉會跟到酒店里面。

    這件事情攔了很多次都沒有辦法根絕,杜仲也很苦惱。

    但幸虧紀攬月有保鏢跟著,她的安全倒是沒有問題。

    平時的話,頭等艙、酒店最好的套房……就算公司不做人,紀攬月的助理也會去接洽好,哪怕自己掏腰包也要給補上。

    杜仲以為這就算不錯了,卻沒想到,當大小姐一個人趕行程的時候,一切都截然不同。

    解約后的第一個單人通告,是去跟電影導演開劇本圍讀會,要趕赴南邊的一個城市。

    他本來要吩咐助理訂機票,卻沒有想到,linda那邊派來的四個助理之一,跟他講已經申請好航線,直接到機場就行,時間段內都可以起飛。

    杜仲整個人都驚了。

    他哪里見過在娛樂圈里用私人飛機去跑行程的明星呢?這種東西難道不是富豪富二代專屬嗎?

    一套私人飛機下來,這得燒多少錢啊?

    他整個人癲狂了。

    紀攬月不知道他為何會是這樣的神情,但覺得很稀奇。

    杜仲拐過來跟她感嘆:“看你以前那樣的待遇,真的是委屈你了。”

    紀攬月:“……”

    其實也不算委屈,她是一個從落后科技的古代過來的幽魂,在這里見到什么都覺得很好。

    如果不是有另一個紀攬月的全部記憶,她絕對不會適應這個高度進化的時代。

    最起碼,不會一點馬腳都不露,在短時間內就融入進來了。

    至于什么私人飛機、高端晚宴,記憶里倒是有,可那也不是親自經歷的,總是隔著些什么。

    所以,紀攬月也就沒提什么很高的要求。

    剛到的時候,電梯都讓她驚詫不已了,汽車簡直是神的造物。更別說飛機高鐵,還有那琳瑯滿目的食物。

    紀長風他們倒是覺得紀攬月太委屈,外出不方便,只不過紀攬月樂意,他們也就沒提。

    總不能因為關心而去溺愛吧?

    她總歸是要找到自己的人生追求,去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為她做好保護即可,過分的不該做。

    ·

    紀攬月的私人飛機是淺黃色的機身,紀長風去年送給妹妹的生日禮物。

    不算小,帶著她的經紀人助理保鏢等人進去,綽綽有余,很是寬敞。

    班組待命,紀攬月她們上來后,還有兩位空姐在等待。

    杜仲:“嗚嗚嗚月月,我真的沒想到我居然還有這么一天!”

    說實話,他不是沒坐過私人飛機,也蹭過幾次。身為星朗經紀人一哥,杜仲賺的錢很多。

    但能掏出來一千萬,和隨手拿出來一千萬,這是不一樣的。

    紀攬月是后者。

    杜仲……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里買完房子,他連前者都不是了。

    紀攬月:“……”

    她甚少聽見杜仲這樣喊自己,一時間還有點不習慣。

    ·

    《殺伐》講述的是一個關于戰場的故事,江山美人。

    但美人不是廢物花瓶,而是能在沙場上與男主對打的那種。

    女主本是一國公主,但國內主君昏聵,官僚**,文官貪婪,武官求和。男主兵臨城下之際,偌大一國家,居然沒有挺直脊梁的人。

    女主帶兵上了戰場,后面,糧草受限,主君以她親生母親的性命威脅這位戰功赫赫的公主,皇子總覺得她要搶了自己的繼承權,也多有不滿。

    到了最后,一戰未敗,后方倒是送了白旗。

    女主趕回宮時,母親殞命,自己被剝奪了所有的職權,連忠心耿耿的手下都盡皆而亡。

    她悲痛不已,卻還要看著降書上多了一條“送公主入京”的內容。

    鐵蹄踏入她國家的那個男人,居然要娶她。

    誰都知道,這是羞辱。但這群人答應了。

    他們以國家大義來威脅這位公主,舌槍唇劍,對向的是國內唯一一個鐵骨錚錚的人。

    一群沒有大義的人,偏偏個個堂而皇之,裝出來一副高義的模樣。

    女主嗤笑,接下了這東西。

    成婚那日,殷紅嫁衣下,是她握緊匕首的手。她冷靜一如往昔,刺出去的那動作干脆利落,與她往日在戰場上斬殺敵首時一樣。

    男主沒死。

    女主下獄,被殘存的手下劫了出來,卻半路遇見了追兵。

    女主不跑了,從地上撿了劍,與男主最后一戰。

    她不敵此人,男主卻不忍殺她,待要放她走,斜里飛出一箭,斷了她的性命。

    be結局,雨中凄美,血流不斷,男主絕望。

    后來是男主登上了帝位,一統天下。他圏禁了曾經逼迫女主的那些親人、國人,于無人之際,總是想起她。

    這個唯一吸引了他的女人。

    然而,女主當初那么慘,全都是男主為了奪她的國家而設計的。

    糧草出問題是他,文官背叛朝廷是他,武將接連死亡是他,威脅那國主君也是他。

    沒了他,可能女主也要戰敗,但或許不會如此之快。

    這是一個不弱的女主,男主雖然更勝一籌,在權謀上頗具風采,戲份也比女主多很多。

    但,女主并不是點綴,她也有自己的特色。

    裴逸青提到“戰敗國公主”倒也沒錯,確實是挺慘。

    主線圍繞著男主登帝和統一天下展開,因為是電影,時長有限制,所以不會拖沓。

    而場面又很宏大,拍出來特別好看。

    敖原是導演,他不介意用新人,只要人演技好就行。

    紀攬月身為星朗的藝人,她拿到試鏡的門票輕而易舉,只不過裴逸青邀請的話,會單獨列在導演的名單上。

    這個公主的人設很出色,再加上又有裴逸青在,所以很多女演員都想得到這個角色。

    但又因為動作戲要求比較高,所以刷下來了不少的人。

    導演當初試鏡的時候特別關注了一下紀攬月,發現這個人挺符合他印象中公主的氣質,這是一種學而又玄的感覺,但他的直覺從來沒有錯過。

    演技也在線,給人的壓迫感特別強,長相又好,挺適合大熒幕的。

    最關鍵的是,敖原跟《清霜》的導演石巖是好朋友,他見到了尚未播出的紀攬月在電視劇里邊的片段,尤其是騎著馬飛奔,還有射箭,這兩個鏡頭讓他久久不忘。

    同時,紀攬月真的特別適合他電影的女主角色要求。

    但紀攬月其實并不會用劍,她沒有武功,只學過簡單的兩招,還是因為想出去玩兒,防身用的。

    但她騎馬和射箭的技術是真的特別強,所有看過紀攬月之前現場的人都如此認為。

    劍術和武功這點倒沒有什么難的,現場會有武術指導老師,到時候跟著學也就是了。

    相反,給紀攬月特別加分的是她的騎術,這一看就是練過的。

    敖原當時就在腦子里構建了拍攝分鏡,覺得特別合適。

    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演員,那當然是要抓住了。

    他和紀攬月簽合同很快,官宣的時間原本也是定在這個時候的,恰巧看到了熱度,所以干脆就一起了。

    劇本圍讀會召開得很順利,紀攬月之前有過經驗了,這次倒也沒有什么困惑。

    電影和電視劇的不同,讓她覺得有點欣喜。

    電視劇要拍攝的時間和內容都更長更多,所以對演技方面要求并不是很高。相反,電影為了票房,對各方面的把控都是比較強的。

    至于一些爛片什么的倒也存在,但既然是裴逸青的劇本,早在預先也就排除了這種可能。

    紀攬月一心搞事業,對周圍的人和事情不太敏感,但杜仲是一個人精,又一次見到裴逸青朝著這邊看來的時候,他納悶了。

    剛才不是打過招呼了嗎?也聊過人物角色的問題了,會都散了,現在還干嘛?

    當裴逸青過來約紀攬月一起吃飯的時候,杜仲的“緋聞”雷達拉到了最敏感的級別。

    紀攬月想了想,問他:“你知道這邊的特色嗎?”

    裴逸青道:“之前來過幾次,也去了幾家店,覺得還不錯。”

    上一次他帶紀攬月和溫煬去的那個火鍋店,味道就挺好的。

    紀攬月也想到了這件事情,她肯定了裴逸青的味覺。

    “好呀!”她應下了。

    之前在電視劇組的時候,裴逸青的戲份比較少,在里面呆的時間也很短,不過他為人溫和是出了名的——起碼對著外人的時候是這樣的——杜仲也少少地接觸了一下,對裴逸青的評價很高。

    可能只是男女主角多熟悉一下吧。他這樣想著。

    但如果他們兩個單獨去吃飯的話,一旦被拍下來,那肯定又是緋聞滿天飛。

    杜仲在一旁笑著說:“那大家一起去吧,省得被人拍下來又去造謠。”

    他看向了方空,半開玩笑地說著:“我們家攬月會被說蹭熱度的,影帝粉絲戰斗力太強了,我們可惹不過。”

    裴逸青:“……”

    不是自己的經紀人,他也沒有辦法去懟。

    紀攬月對此倒是無所謂地點了點頭,有人跟著她還能支使一下,并沒有覺得麻煩。

    裴逸青:“……”

    他本來看著紀攬月,想要找個借口來拒絕杜仲的跟隨,卻沒有想到對面這人直接點頭了。

    方空在后面憋笑,憑借著自己跟裴逸青的熟悉,他敏感地察覺到了這人流露出來的一絲絲無奈。

    本來想跟紀攬月單獨約會,結果就這樣被杜仲攪局了,而且自己還說不得。

    方空真是難得見到裴逸青吃癟又不能回嘴的情形,要不是為了在外人面前給他撐面子,方空直接就放聲大笑了。

    哈哈哈哈哈裴逸青你活該!

    杜仲還在看著方空,說道:“一起去吧?”

    方空連忙點頭,捂著肚子,顫著嗓音說道:“去去去當然要去!去貴的地方,一定要宰裴逸青一頓!”

    裴逸青扭頭,半威脅地看了自家經紀人一眼。

    結果,方空一點都不退縮,反而將視線落在了對面的紀攬月身上。

    他這是反過去威脅裴逸青。

    裴逸青微微靠近了方空,輕聲道:“真好,你終于買到合適的腦子了。”

    方空:“嗯?”

    下一秒:“裴逸青我艸你大爺!”

    對面的紀攬月:“???”

    杜仲:“……”

    裴逸青嚴肅劃分了他跟這個經紀人的三八線:“不要說臟話。”

    方空:“……”

    他看著紀攬月,到底是憋了回去。

    ·

    裴逸青不會追人,哪怕看了再多的偶像劇,他也想不到要用什么方法來追紀攬月。

    找就幾個好友問了問,對方只顧著八卦他到底看上誰了,提出來的建議也沒有什么新奇的。

    跟方空一樣,他們都覺得裴逸青靠那張臉就行了,不用耍什么手段。

    只要他出現在女性朋友們的視野范圍內,就會有一堆人湊過來。一旦他多了那么一絲“我喜歡你”的意思,對方立刻就會表白。

    于是he。

    裴逸青:“……”

    不,紀攬月不會這樣。

    所以他很困惑,送花?禮物?給資源?出去玩?約會?

    他旁敲側擊了好幾回,跟在后面的杜仲都快要聽到了,但紀攬月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意思。

    裴逸青覺得很失敗。

    他難得遇見這種挫敗感。

    方空啃著黃瓜進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裴逸青這副苦惱模樣。

    方空:當時我就幸災樂禍地笑了出來。

    ·

    裴逸青的憂愁,紀攬月完全不知道。

    今天跟影帝去吃的那頓飯確實不錯,有些美食雖然已經走向全國乃至全世界了,但還是當地的最正宗。

    紀攬月心情好了,杜仲也開心。

    “年底晚會多,頒獎典禮你是沒戲了,但商演還是有不少的。這是行程安排,還有nr的廣告要拍了,你的title又升了一級。”杜仲跟她說道。

    頓了頓,他又想起來:“再過半個月就是你生日了,想怎么過?辦個生日會嗎?”

    順便給粉絲發發福利什么的,還能開個直播露露臉。

    “回家過。”紀攬月頭都沒抬。

    杜仲:“……”對不起我忘記了。

    紀攬月是十二月九日的生日,兩個人生日是一樣的,但長公主習慣過農歷,對現在流行的兩種時間還是不太適應。

    不過也沒什么,誕辰而已,過哪個都一樣,她也不是很挑。

    ——正式因為將這里當做自己以后的歸屬,她才有了越來越隨意的態度。

    紀長風早就說了她生辰的安排,不是什么宴會,而是一家人在一起吃個飯,給紀攬月送送禮物。

    這樣的話,她還是很開心的。

    杜仲遺憾了:“那行吧,你到時候玩得開心點。是在國內嗎?”

    紀攬月:“不是哦,要去國外的,我爸媽都在那里,爺爺奶奶這幾天也去了。”

    所以到時候她得跟紀長風趕過去。

    不過紀長風現在在地球的另一端,昭玄的事情太忙,雖然國外是他爸坐鎮,他負責國內的企業,但全球一體化,哪兒能就按照地域劃分得那么清晰。

    紀攬月在國內見到她哥的次數也不多,紀長風忙得很。

    畢竟要賺錢給他妹妹花,怎么能懶惰呢?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