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4章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天醒來, 身邊空無一人,仿佛昨晚只是一場夢。(m.k6uk.com手機閱讀)

    洛識微愣了愣,然后從枕頭上捻起一根白色的絨毛, 這才確定精靈格希亞的確來過。

    來的神秘, 走的悄無聲息,深淵之力就是好用。

    他感慨了一句, 倒是也沒生氣, 經歷過剛出虎穴又入狼窩的災難后,他似千帆閱盡, 心態沉穩。

    洛識微整理了一下睡衣的紐扣,刷牙洗臉,走出房門,正撥弄著智腦準備點餐, 卻嗅到了一股食物的香氣,他一抬頭就見餐廳的方向坐著一道削瘦筆直的身影。

    男人坐在餐桌一側,幾乎與身后黑暗的角落融為一體, 蒼白陰郁的面容下是一雙懨懨的紫眸,他在平靜的進食,連每一次咀嚼吞咽的速度都是一致的。

    “……”

    是蘭情。

    洛識微瞬間露出見鬼的表情:“你怎么進來的?”

    暗精靈可以進來也就算了, 蘭情是怎么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來的?感情他這臥房跟篩子似的,都被進進出出踩漏了?

    能不能給你們的典獄長大人留點面子!

    蘭情咽下最后一口米飯, 微微抬眼看著他,平靜的說:“我有臨時最高權限,你給的。”

    “給你權限是讓你去對付淮萊的, 不是讓你跑到我的房間里逛街的。”洛識微說完, 徑直坐下來, 自己也接過一碗米飯吃起來。

    邊吃邊皺眉。

    誰家早飯干吃大米飯啊, 沒滋沒味,簡直難以下咽。

    蘭情沉默的注視著他嫌棄的表情,緩緩開口:“在你先被暗精靈后被淮萊控制的這段時間,都是我在替你處理公務。”

    “我知道,”洛識微眼皮都不抬一下,“黎構已經告訴我了,鑒于你表現良好,我決定暫不撤銷你的臨時權限。”

    只是這樣?

    男人陰郁的面容上浮現出淡淡的不滿,他敲了敲桌子,提醒道:“是我聯合精靈找出鮫人的弱點,不計前嫌的將你救出來的。”

    洛識微放下碗筷,微微抬眸,不知是不是錯覺,竟從蘭情身上看到了幾分孩子氣的執拗,他有些好笑,故意問道:“所以呢?這也是格外的費用,那你需要一點報酬是不是……嗯,讓我想想。”

    他唇角的笑意慢慢加深,在男人幽幽紫眸的注視下,拉長語調提議:“比如說……要不要抱一抱,嗯?”

    一個擁抱,就可以讓聯邦頂級的科學家為之賣命呢?嗤,可笑。

    蘭情垂下眼眸,細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緒,雙手平靜的搭在餐桌上,過了好一會,才聽他慢吞吞的答了一句:“……要。”

    果然,做了很劇烈的心理斗爭,還是抵抗不住本能。

    洛識微忍笑,“好。”

    他主動上前,坐在男人的腿上,雙手攬住他的肩膀,同時臉頰親昵的貼上去,一只手輕柔的撫摸著男人的短發,“是這樣嗎,我的……蘭崽。”

    這種怪異而粘稠的稱呼,卻在此時讓蘭情呼吸一頓,仿佛干涸的地面久逢甘露,他貪婪的汲取著洛識微的氣息,冷靜克制的理智全然崩塌,甚至如自己所厭惡的無腦野獸那般,瘋狂地咬住獵物的脖頸,恨不能拆骨入腹。

    洛識微只覺得脖頸一痛,眉頭頓時皺起來,他不用看都知道見血了,立刻警告道:“蘭情。”

    “典獄長閣下,我在。”

    蘭情的聲音聽起來平靜的詭異,他舔舐著滴血的傷口,而后一路向下蔓延,著迷的在雪白的肌理上留下一連串的吻痕,“只是一個擁抱顯然是不夠的,您的確珍貴,所以相對于價格也顯然要昂貴的多。”

    親吻、癡纏,手指一寸寸的滑過他的每一寸肌膚。

    分明每一個動作都像是情侶間的纏綿,但是由蘭情做起來,卻冰冷而嚴謹,像是在做一項對藝術品的評估檢測,以便……

    日后將其完全剝下。

    他真的是太愛洛識微這一身皮肉了,愛到近乎癡纏、難舍難分,恨不能立刻便完全剝下來珍藏,不允許任何人覬覦,只有他細細賞玩。

    洛識微敏感的察覺到了蘭情危險的念頭。

    他輕笑一聲,拍了拍男人的臉頰,輕佻的像是在逗弄一個孩子,懶洋洋的說:“別急,蘭情,只要你幫我控制住淮萊,我當然也會配合你的實驗。”

    “是完全的掌控他,很難。”蘭情冷靜的說。

    洛識微問:“那要殺了他呢?”

    “七成,”蘭情給出了一個極高的成功率,出乎了洛識微的預料,他說:“只需要將那天的程序繼續研究,延長阻斷水源的時間,哪怕是人體的水分都無法被他吸收化為己用,再讓暗精靈出手,七成的概率可以直接殺死他。”

    “你的程序不能永遠阻斷?”

    “除非我時時刻刻留在這里,隨著他的能力增長不斷更新程度。”

    “不需要很久,”洛識微喃喃自語。

    他只需要確保淮萊能配合著走完劇情就好,之后他就可以死了。

    不錯,只要有蘭情,那鮫人還真就不是無敵的,他當時真是太天才了,才會設計出這種相生相克的兩個反派。

    洛識微的眼眸愈發的亮起來。

    -

    實驗室的大門緩緩打開,蘭情邁著腳步走進去。

    光潔的地板上倒映出他一身白大褂的身影,男人的臉色依舊是病態的白,眼角卻泛著一抹薄紅,甚至連神情都緩和了下來,不再陰郁暴躁。

    似,終于得到了滿足。

    水流聲淅淅瀝瀝的響起,蘭情清洗著自己的雙手,就在這時,盥洗臺上的水面突然不自然的一震,男人頓時眼眸微沉,對上了一雙詭異的金眸。

    “淮萊。”

    蘭情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不見半點慌張,他鎮定從容的擦了擦手,冷眼與水面上的金瞳對視著,問道:“你有事?”

    “當然有。”鮫人輕笑一聲,問:“蘭情,你當真要做他手下的一條狗,聽從驅使,甚至是和我作對?”

    蘭情對這種侮辱性的詞匯沒有半點反應,只是微微挑眉,“你來求饒?”

    “錯了,我只是提醒你,即便是你和他聯手,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東西,”

    鮫人發出惡意的笑聲,仿佛貼在他的耳邊那般清晰,他說:“你想要他配合你,研究出治愈你的病癥的方法對不對?可惜啊蘭情,如果真的走那么一天,你就會發現他一直都是在騙你!你根本也不會有機會痊愈。”

    “你知道些什么?”蘭情敏銳的察覺到他話中的含義,不動聲色的試探。

    淮萊卻滴水不漏:“我知道關于你的病癥的一切真相,甚至是你非他不可的原因,要交易嗎?我只需要和你交換一條信息而已,不需要太多,你甚至可以選擇,在交易完成后繼續做他的狗,如果你愿意的話。”

    他的聲音充滿了不可抗拒的蠱惑。

    蘭情并沒有被蠱惑,只是冷靜的分析了一番利弊,問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那個七層的小家伙,在找的未婚妻具體是誰。”

    什么?

    蘭情一愣,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你的知道江城的未婚妻是誰?”

    這個問題,就很怪異了。

    不是關于典獄長的,甚至是有些偏離主題的無厘頭。

    但是淮萊篤定的說:“沒錯,我要那個人的信息。”

    他現在已經知曉了一切,唯獨只剩下,這個所謂的游戲中最關鍵的一環。

    勇者一路披荊斬棘,最后要尋找的公主,究竟是誰。

    我的造物主,假如勇者與公主均死亡,那么你是不是就要永遠被困在這個游戲里,無法逃脫了呢?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