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5章 取舍

    齊紹笑著跟沈畫打招呼。(www.citynews.net.cn)

    “沈老師好。”

    沈畫點頭:“你好。”

    齊詩懿十分好奇地看著沈畫:“沈老師哎, 是學校的老師嗎?好漂亮呀。”

    岳豐:“詩懿,沈老師是醫生。”

    齊詩懿驚訝:“醫生?那為什么不叫沈醫生,叫沈老師?”

    岳豐:“因為沈老師是我們研究課題的老師。”

    齊詩懿眨眼:“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齊紹也挑了挑眉, 顯然他和齊詩懿都知道岳豐研究所那邊的課題含金量有多高。

    能在這種課題里當老師, 再結合一下這位沈老師的年齡,的確非常不可思議。

    沈畫看了一下時間:“我先走了。”

    岳豐點頭:“車在外面, 我送你。你們稍等一下, 我一會兒回來。”

    送沈畫離開。

    岳豐重新回來,齊紹已經帶著齊詩懿入座點餐。

    “大哥, 坐呀。”齊詩懿招呼道。

    岳豐坐下,看向齊詩懿:“身體感覺怎么樣?醫生允許你隨便出來嗎?”

    齊詩懿的情緒一下就低落起來, 小聲說:“目前骨髓配型還沒成功, 現在就是先用藥物治療……等配型。”

    齊紹嘆氣:“我第一次知道,白血病也分那么多種類。”

    岳豐想了一下:“有沒有考慮看中醫?剛才那位沈老師水平非常高, 如果要看的話,我可以幫忙約一下沈老師, 還要看沈老師的時間, 她目前在這邊是還有工作沒完成, 等她回海市之后, 恐怕就沒多少時間了。”

    齊紹驚訝:“她是中醫?可是哥,詩懿這種情況醫生說藥物控制效果不佳,只能等移植。中醫,靠譜嗎?”

    齊詩懿:“找中醫看過了的, 也沒有辦法。”

    岳豐:“我也不確定沈老師對白血病有沒有研究, 回頭我問問。”

    齊詩懿情緒低落:“找的是港島的慧明大師, 他的醫術在港島和r國都很有名的, 他說讓吃幾服藥調理一下試試, 但不一定有用。我吃了一個月的中藥,到醫院檢查……情況還是一樣,沒有惡化,但也沒有好轉。又去找慧明大師復診,慧明大師說也沒辦法,只能等骨髓移植了。”

    齊詩懿沖岳豐笑笑:“算了吧哥,慧明大師都沒辦法,讓等骨髓移植……就不用再麻煩你去求人了,這位沈老師看起來不太好說話。”

    岳豐:“她只是不喜歡說廢話。選擇權在你們,我只能說,沈老師現在有空閑,應該會賣我這個面子。等她忙的時候,我的面子也肯定約不到。”

    齊紹好奇了:“哥,她知道你的身份嗎?以你的身份,怎么可能約不到?”

    岳豐看了眼弟弟,淡淡地說:“閻王會因為你的身份就放過你?而她,能從閻王手中搶人。行了,醫患之間需要信任,既然你們不信任中醫,我就不提這茬了。得到醫生許可出來玩一下可以,最好還是早點回去,萬一有什么突發狀況,也好處理。”

    *

    霍延和顧淺一同來的廣市。

    給霍延行針完,三人一同吃飯。

    顧淺說:“公司已經準備就緒,第一批產品已經檢測完畢,現在正在審批當中,預計下個月就能通過審批,我們預計第一批產品會在12月11號上市。”

    沈畫點頭。

    顧淺笑瞇瞇地喝了口茶:“我把季藍挖來做我們公司的ceo,就是之前跟你說過,在投行的那個朋友,我閨蜜,先前要收購那個國產品牌,還是讓季藍給我們做的調研。”

    “產品研發的負責人,就是先前說過的,季藍高中的男神,被誣陷偷配方的,他叫龍昆南。”

    “剩下部門的框架也都搭起來了,但季藍和龍昆南的意思是,前期不需要一下子把架子搭得那么大,人手不用太多,夠用即可。關鍵是我們的產品有足夠的競爭力,那么別的都是次要的。等產品有一定知名度,銷量大幅度上升之后,再考慮公司部門擴充的問題。”

    沈畫:“挺好的。”

    顧淺:“這次來,主要是有兩件事。第一件事,公司的名字確定了,但是咱們這批產品的名字還沒確定。第一批就只上3個單品,祛痘、祛斑、美白,要給它們取個名字。第二件事,你什么時候回海市,龍昆南的母親多年尿毒癥,一直在做透析,但現在情況惡化,醫生說必須要盡快做腎移植,龍昆南和他母親的配型不成功,倒是他妹妹,配上了。可……”

    顧淺頓了頓:“他妹妹今年14歲,在4月份和11月份的兩次比賽里,她的成績都非常好,甚至已經拿到了明年女子100米和200米自由泳的奧運資格。如果接下來她能保持或者提高成績,明年奧運穩穩有她一個名額。”

    霍延也看過來。

    顧淺嘆氣:“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她媽媽等不及了,如果現在就做腎移植的話,小姑娘就別想再參加奧運了,以后也不可能再當運動員。”

    沈畫明白顧淺的意思:“晚期的話,我也不能完全確定,但拖上一年半載,讓她病情不持續惡化倒是沒問題。”

    顧淺:“如果能讓小姑娘順利參加奧運,也算稍稍彌補一下遺憾吧,其實龍媽媽根本不愿意接受女兒的腎,小姑娘從小游泳就特別厲害,但家里沒往這方面想過,后來到了初中,被老師發現,稍微培養一下,成績就了不得。然后就被省隊給看上要走了……”

    沈畫:“我這邊明天還有一個會議,結束之后就能離開,你讓他們去喻和堂吧,先辦住院。”

    顧淺連忙說好,“我去給龍昆南打個電話說一下,畫畫你順便想想,第一批產品系列取個什么名字。”

    顧淺出去,沈畫轉頭看向霍延。

    “又瘦了?”她皺眉。

    之前行針的時候就發現了。

    霍延笑了一下:“長時間不回京市,太干燥,有些不舒服。這個給你。”

    他拿出一個小盒子。

    “什么東西?別又是一堆奇奇怪怪的小貓木雕吧。”沈畫有些狐疑。

    霍延頓時無語地看她:“那不是奇奇怪怪的小貓,是招財貓。”

    沈畫噗嗤笑了:“還招財貓。”

    她打開盒子,里面的確不是奇怪的小貓木雕,而是一個小型的播放器。

    “這個可以跟藍牙耳機連上。”他說,“在家里也可以插線,也可以用數據線連到電腦或者音響上播放。”

    沈畫立刻就找出自己的藍牙耳機,一邊連一邊拿著小巧的播放器看。

    黑色為底色的播放器,白色的畫。

    一面畫的是“烏篷船”,嗯,是進寶同學的簽名。

    另一面畫的是……奇奇怪怪的小貓。

    沈畫看到那貓就想笑,拿著播放器給霍延看:“這就是你的招財貓?”

    霍延耳根忽然紅了,點頭:“嗯。”

    沈畫嘖了一聲,行吧。

    他說是招財貓,那就是招財貓吧。

    耳機連上,沈畫迫不及待地打開來聽。

    一聽,她就忍不住看向霍延……

    聽了幾分鐘后,她暫停播放器,取下耳機收好,看向霍延:“你全都重新錄了?”

    霍延點頭,目不轉睛地看她:“清唱的效果會好點?”

    沈畫立刻彎了眉眼:“對,非常好。”

    霍延又問:“那跟直接聽我唱,效果差多少?”

    沈畫想了想:“直接聽你唱,效果為10分,這樣的清唱,效果能有5分,聽有伴奏的效果非常好的專輯,效果有2分,外面商場聽到的音質比較嘈雜的,效果能有0.5分。”

    霍延沒想到效果會差這么多。

    他皺著眉頭說:“那是不是還不夠?”

    沈畫失笑:“怎么會!非常非常非常夠用了。”

    不聽他唱,她自身恢復能力為1,這在異世的時候已經是非常快的速度了,在異世想要加持0.5的恢復速度,得用三級磁變室,三級磁變室用一個小時的費用,普通異能者三年才能掙到。

    想要加持2分,需要用最高等級的十級磁變室,十級磁變室一秒鐘的價格,等于三級磁變室十小時的價格,就算她是大國醫,財富無數,用十級磁變室都會非常肉疼,輕易不會使用。

    那想要加持到5分呢?

    抱歉,沒有這個選項。

    加持2分的十級磁變室,已經是最高等級的磁變室,一般異能者不光是沒錢,他們也沒能力進,他們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十級磁變室的壓力。

    超出十級的磁變室,也被研究過,結果就是進去的,全都爆體而亡。

    沈畫拿著播放器,簡直愛不釋手。

    本來,霍延不在的時候,她都是靠聽手機里存的歌度過的。

    比如之前在村子里,需要對大量發病者緊急救治的時候,她的精神力和異能消耗就非常快,她都是一邊干活一邊戴著耳機聽歌的。

    那種恢復速度已經非常好,但制約她的問題是,她目前的異能體量不夠。

    用異世的度量法算的話,她成為大國醫時,她的異能體量為1億星。

    而現在,她的異能體量只有2星。

    因為前期異能增長十分困難,體內異能池的擴充速度也慢,她現在的異能池就只能容納2星的量,多余的會溢出,浪費掉,無法被收集存儲的。

    然而她在從回來到現在,也不過才4個月的時間,異能池就擴充到2星,這跟發現霍延這個大寶貝是分不開的。

    想要盡快擴充異能池,辦法就是得多用。

    若她的異能池擴充到千萬,像是霍延體內的毒素,壓根兒就不需要一年時間,她一次就能給他全清了。

    霍延看著沈畫:“播放器的話,日常夠用了對吧。”

    沈畫點頭,笑得牙不見眼:“太夠用了,簡直……無價之寶。”

    霍延目光幽幽地看她。

    沈畫連忙又補充了一句:“進寶同學,你簡直就是個奇跡。”

    霍延的眼神微微有些不自在,喝了口水掩飾一下,又抬頭看她:“我接下來可能會有些事情要做,你若是再參與這樣的活動,或者是大規模搶救的話,播放器大概就不太夠用,記得跟我說,我跟你一起。”

    沈畫瞬間明白他的意思,笑著點頭說好。

    顧淺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沈畫拿著播放器在翻來覆去地看。

    顧淺有些奇怪:“不就是一個播放器嗎?”

    沈畫心情很好,把播放器收好:“這可不僅僅是一個播放器。”

    顧淺看了一眼沈畫,又看霍延,了然地笑起來:“哦——”

    “畫畫,你只顧著看播放器,名字想好了嗎?”顧淺又說,“龍昆南那邊我跟他說好了,他媽媽這段時間都在海二院住院,他馬上就往喻和堂轉。所以,先給我們產品想名字啊!后續還有推廣營銷計劃呢!”

    沈畫:“荀草?你們隨便定都行,名字只要不難聽都無所謂。”

    顧淺:“……真隨便。不過荀草是什么東西?一味中藥?”

    沈畫:“傳說中的仙草,服之美人色。”

    顧淺點頭:“行,那我跟季藍他們說一聲,讓他們看著辦。”

    次日參加完會議,沈畫就跟霍延一起回海市,顧淺把沈畫的聯系方式給了龍昆南,讓龍昆南聯系沈畫,她還要在廣市停留兩天。

    化妝品檢測報告,還需要進一步細化。

    之前的檢測報告是為了用于過審的,她還要再做一份更詳細的檢測,同時想要跟山海生物技術研究所談一個合作。

    這一點她跟季藍、龍昆南已經討論過了,由于申請的是化妝品字號,要求肯定不會像藥字號那么嚴格,只需要基礎測試即可。

    但他們想要走一種另類宣傳的道路。

    產品種類和功效,只以瓶身包裝來區分,不會以名字進行區分。

    比如綠色包裝的實際功效為祛痘,藍色包裝的實際功效為祛斑,粉色包裝的則為美白。這樣的目的是為了避開虛假廣告宣傳因素,同時,消費者在使用之后,口碑會帶來更大的影響力,在消費者心中也會植入更深的印象。

    他們想要公開招募一批有這三種肌膚問題的實驗者,分類使用藥膏,記錄實驗者的變化。

    這樣的實驗,必須要有第三方機構的參與,結果才會更容易讓人信服,顧淺想找山海生物技術研究所。

    這樣的項目只是山海業務中非常小的一塊,原本甚至都不需要業務經理出面。

    但顧淺是顧深的妹妹,而顧深是沈畫的師侄。

    因為這層關系,岳豐親自接待了顧淺。

    霍延和沈畫到達海市機場。

    霍延安排了車子來接沈畫,他則要趕另一趟飛機。

    “畫畫,這是孔文覺,我助理,你叫他小文就好。”

    霍延把拉著行李箱在機場等他的助理,介紹給沈畫。

    孔文覺連忙笑著跟沈畫說:“沈醫生你好,待會兒我加一下您的聯系方式,接下來霍哥行程不定,我是說萬一,萬一您聯系不上霍哥,可以試著聯系我。您有任何問題也都可以隨時聯系我。”

    這是沈畫第一次見到霍延的助理。

    之前霍延就說過,他之后會有些忙,會在行針的時候按時回來找他,其他時間恐怕就不會一直待在海市。沈畫還沒覺得有什么。

    但此刻見到霍延的助理,她才恍然,他的生活真的要走上正軌了。

    主動愿意忙碌起來,就證明他有了自己想做的事,證明他的心理上和生理上,都在好轉。

    沈畫點頭,跟孔文覺交換了聯系方式。

    孔文覺說:“霍哥,現在得去辦手續了。”

    霍延看向沈畫:“畫畫,那我先走了。”

    “好。”

    沈畫看著他和助理重新走向國內出發大廳,她深吸口氣,走向停車場。

    某個大柱子的背后。

    霍延就站在那兒,過了一會兒才挪出來看過去,看她走向停車場的方向……

    手機上收到司機發來的信息,說她已經上車。

    他這才收起手機,快步朝安檢口走去。

    如果可以,他很想和之前一樣,任何時候都跟在她身邊,她忙的時候,他自己寫寫歌看看書,她不忙的時候,就跟她一起吃飯,看電影。

    但表哥說,越強大的女孩子,就越不會喜歡粘人的幼稚鬼,就算一開始喜歡,后來也會慢慢厭倦,沒人會一直喜歡一個附庸品,哪怕這個附庸品再精致都不行。

    想要長久贏得她的目光,就要成為和她一樣的發光體,要向她靠近,同時也不能失去自我。

    要成為一棵大樹,在她不需要時,可以是她眼中的風景,而在她需要時,隨時能為她遮風擋雨,甚至是伐木取火。

    回到公寓,沈畫忽然覺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進寶同學搬過來跟她一起住公寓,也沒太長時間啊,怎么就輕易地習慣了。

    公寓顯然是打掃過的。

    桌上的花瓶里插著一束鈴蘭,白色的小花朵特別清新可人。

    上樓去洗個澡,出來把行李箱收拾一下,手機就響了。

    “沈醫生好,我是龍昆南。”

    沈畫:“稍等,我馬上給你回電話。”

    隨便收拾了一下,給龍昆南回了個電話,沈畫就趕去喻和堂。

    顧深不在。

    不過顯然,沈畫的身份,喻和堂這邊都已經知道,原本這個月初就應該在喻和堂坐診的,但是由于h18疫情的緣故,一直到現在都沒排上。

    期間已經有不少人前來詢問了。

    帶沈畫過去的是劉大夫,兩人之前在于女士的卵巢囊腫蒂扭轉病情時見過,當時接診于女士的就是劉大夫。

    “沈大夫,這邊。”

    沈畫到了病房,見到了龍昆南和他母親。

    尿毒癥其實就是腎功能衰竭,人體無法把身體代謝產生的垃圾通過尿液排出,這些垃圾存在血液之中,就會對人體造成嚴重傷害。

    現代醫學的透析,能大大延長尿毒癥患者的生存時間。

    但腎代替的治療,并不能真正代替腎臟。

    病人在長久透析之后,身體還是會出現諸多問題。

    最根本的治療就是換腎。

    手術費用且不說,關鍵是□□,配型非常困難,排隊的特別多,很難等到。

    龍媽媽的情況眼看就很不好。

    她呼吸困難,血氧飽和度一直不高,血壓也不斷下降。

    在這種情況下,她甚至無法完成透析,那么人體代謝的垃圾就會不斷在血液中堆積,情況非常危險。

    沈畫翻看了一下龍媽媽的病例,她現在還有一定的消化道出血的癥狀……

    醫生的診斷沒錯,龍媽媽現在的情況,只有腎移植一條路,甚至必須盡快進行,晚一點,可能連做腎移植的機會都沒了。

    龍媽媽的情緒很不好。

    她不愿意治療,她覺得自己是死是活無所謂,但因此要女兒的腎,就等于毀了女兒一生。

    女兒才14歲。

    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沈畫看完病例,跟龍媽媽說:“我給您把個脈。”

    龍媽媽嘆了口氣,在兒子渴求的眼神下,伸手。

    “南南,你妹妹剛打電話說訓練完了,要來,你去接她一下,她沒來過這邊。”龍媽媽有氣無力,聲音很低很低。

    龍昆南點頭:“好。”

    他看了一眼沈畫,想說什么,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說。

    他能猜到母親想跟沈醫生說什么。

    可,能怎么辦?

    對他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

    把兒子支開,龍媽媽聲音很弱:“沈醫生,我的情況已經很重了吧,之前的醫生其實已經跟我說過,我現在這情況就算是換腎,也不一定就能成功,大概只有一半概率。我覺得真沒有必要做手術,要是治不好,豈不是白白害了孩子?”

    沈畫沒說話。

    龍媽媽嘆氣:“我知道倆孩子心里怎么想的,沒配型上就不說,配型上了卻不給我,他們會愧疚,會心里過意不去。可我這當媽的,又怎么舍得要孩子的腎?我家閨女游泳真的特別好,教練都說她是拿獎牌的苗子!要是能早點開始訓練,她的成績肯定比現在更好。以前就把孩子給耽誤了,現在孩子好不容易走上正道,再要了她的腎……”

    龍媽媽說著,眼淚就下來了。

    “真沒必要救我的。沈醫生,你能不能幫我勸勸孩子們,要是……要是他們非堅持給我換腎,我……我……”

    龍媽媽胸口劇烈起伏,情緒很激動:“我寧肯馬上去死。”

    沈畫放開手,看向龍媽媽:“你的情況的確比較糟糕了,換腎的成功率最多五成,我不建議換腎。”

    龍媽媽一愣,接著就驚喜地抓住沈畫的手:“沈醫生,你說的是真的嗎?你不建議換腎?”

    沈畫點頭:“不建議。你這種情況,腎移植手術成功率低,且就算移植成功,你這個腎也用不了多久,就會再出問題。一個腎,有五成幾率你可能下不來手術臺,有三成幾率能讓你多活一到兩年,其他情況的概率都很低,我就不多說了。綜合來說,我的確不建議換腎。”

    龍媽媽笑了:“好,好。沈醫生,多謝你,多謝你!”

    沈畫拍了一下龍媽媽的手:“我只是實話實說。”

    龍媽媽連連點頭:“對對,我知道,我知道。”

    她眼淚婆娑:“以前我們村里的老醫生說過,醫生看病,看的不光是病,還有病人的心,看的是病人最需要什么。我今天才懂,沈醫生你是好醫生。”

    沈畫頗有些無奈。

    她是真實話實說,而不是順著龍媽媽的想法說,只是恰好,她的實話就是龍媽媽此刻最需要的診斷。

    還沒等她繼續說話呢,龍昆南和妹妹就上來了。

    “沈醫生,這是我妹妹龍少華,您叫她少華就行。”龍昆南介紹,又忙問,“沈醫生,我媽的情況怎么樣?”

    他又看了一眼妹妹,抿唇:“最遲什么時候得做手術?”

    龍少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沈畫,深吸口氣:“沈醫生,我做好準備了。”

    龍媽媽連忙說:“沈醫生你趕緊跟他們說說啊。”

    沈畫無奈,又把剛才的話給重復了一遍。

    龍昆南的表情很茫然,他完全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心情來面對這個診斷。

    龍少華的臉色則是變了又變,聲音又冷又硬:“沈醫生,我一定要救我媽媽,你不用拿這種結果來糊弄我。”

    龍昆南呵斥了妹妹一句,連忙跟沈畫道歉:“對不起沈醫生,我妹妹她就是……心急了點。少華,不能這么沒禮貌,沈醫生是非常好的醫生!”

    龍少華抿著唇,快要哭出來:“好醫生會要我們放棄媽媽?我們還回之前的醫院吧,那邊的醫生說媽媽現在可以馬上做手術,做手術就有救!”

    沈畫倒是不生氣。

    她淡淡地笑了笑:“你們應該沒有詳細聽醫生說,你媽媽現在的情況,做手術成功率最多只有一半,是不是覺得一半還挺高的?那是因為這個五成的概率只是她活著下手術臺的概率。但手術之后,有兩成概率,你媽媽會出現嚴重的排異反應,在一個月內死亡;還有三成概率,是在一切壞結果都沒發生的情況下,這個全新健康的腎臟,也只能延長她一到兩年的生命。”

    “不可能!”

    龍少華瞪大眼睛,“不是說腎壞了,換一個好的就行了嗎?我上查過好多資料,都說腎移植成功的話,能活好多年,基本跟正常人一樣的!”

    14歲的少女,現在非常混亂,情緒失控。

    沈畫語氣平和:“每個人體質不同,為什么你媽媽會腎衰竭得尿毒癥,別人不會?因為她的體質跟別人就不一樣,她的腎臟負擔會比別人更重。即便換了新的腎臟,這一點還是無法改善,且因為她這么長時間的病程,讓她的身體變得更加糟糕,新的腎臟也撐不了多久。”

    龍少華慌了,眼淚大顆大顆地砸下來,她焦急地看向哥哥,又看向沈畫:“那……那怎么辦?那還有沒有辦法?”

    龍昆南緊抿著唇,握緊妹妹的手,一言不發。

    他甚至無法判斷,沈畫說這些是真實的,還是……還是跟媽媽協商好了要放棄,才說這些話來寬他們的心的。

    沈畫道:“綜合多種因素,如果我是你媽媽的醫生,我不會給她做腎移植。”

    龍少華擦了一把眼淚:“那我們就換醫生,不做的話,媽媽肯定會……做了,好歹還有一線希望,哪怕能多活一年兩年也都好。”

    “你個丫頭,犟什么啊!”龍媽媽氣得不行,“我跟你們說,我就在這兒看病,你們要給我轉院,我就……我就一頭撞死。”

    氣氛瞬間僵住。

    劉大夫也相當緊張,忍不住頻頻看向沈畫。

    沈醫生說的做手術成功率不高,他明白,但是說后續即便腎移植成功,也只能延長一到兩年的生命?

    劉大夫這就不太懂了,按理說,腎移植成功之后怎么都不會只有一到兩年可活的啊。

    沈畫讓劉大夫拿處方來,她先開點藥。

    龍少華卻是撐不住了,哭著跑到病床跟前,握住媽媽的手,媽媽全身都嚴重水腫,手上按一下就是一個坑。

    她哭著說:“媽,你不肯手術,是要叫我一輩子都不安心嗎?是,我是喜歡游泳,我想參加比賽,參加奧運會拿獎牌,可若因此叫你沒命,我怎么可能還有心思去游泳?我這輩子都不會再下水!”

    她吸了吸鼻子:“媽,我也不是非當運動員不可的,我可以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以后能做的工作很多很多,一個腎臟不會影響什么的。我記得從上看到的,說人一個腎就完全夠用了!平時腎臟有九成的細胞都在閑著,所以真的別因為我就不做手術好不好?”

    龍媽媽也是泣不成聲。

    龍少華又看向沈畫:“沈醫生,你來說,是不是一個腎完全能滿足人體需要!”

    沈畫笑了一下:“理論上來說,是的。研究表明,一個腎臟大概有100萬個腎單位,平時只有十分之一在工作,其他十分之九都在輪休。”

    “看吧看吧,媽,這位沈醫生也這么說,所以一個腎臟完全不會影響到我的日常生活!”龍少華趕緊說。

    沈畫笑笑:“我可不是這個意思。在西醫的概念上,腎臟就是起到過濾作用,按照利用率來說一個腎臟完全夠用,甚至有一小部分人提出腎臟可有可無,只需要有腎替代即可。”

    “但從中醫上來說,腎是先天之本。為什么這么說?因為腎是人體發育最早出現的臟器,這個早,甚至要從父母構精說起。”

    “男女構精,萬物化生。最初的胚胎就是一個細胞,這個時候什么器官都沒有,但已經有腎了,這個腎并不是西醫上我們所熟知的腎臟,而是腎的這個概念。”

    “腎的概念從代謝開始,貫穿了人從受精卵到胚胎,以及在母體生長發育的全過程。能想象到嗎?皮膚也應該是屬于腎的分類……具體的就不跟你們多說。”

    “你們只要知道,西醫上所言的腎臟,和中醫的腎系,其實不是一個概念。中醫的腎系,范圍要遠大于腎臟這一個臟器。”

    “那么少一個腎臟,會影響到日常生活嗎?”

    “這個答案其實很簡單,一定會。”

    沈畫看向兄妹倆:“龍媽媽的問題,不單純是腎臟,而是整個腎系出了問題,她的新陳代謝從根本上出問題,這不是換一個腎就能解決的。”

    “我這么說,你們能明白嗎?”

    龍昆南和龍少華下意識點點頭。

    沈畫:“這也是我不主張換腎的原因。”

    龍昆南苦笑:“那……就只能……”

    等死嗎?

    沈畫說:“我最近會開一個課題,現代中醫腎病臨床診療,會招募一部分的腎病病患,龍媽媽可以成為我的第一位病人。”

    龍少華有些不明所以:“沈醫生,可我媽媽這樣,不換腎不是都沒救了嗎……您……”

    沈畫:“我說我不主張換腎,但從來沒說過龍媽媽沒救了呀。”

    龍昆南和龍少華眼睛頓時亮了:“您是說,有辦法?”

    沈畫笑笑:“我是要用來做課題研究的,目前,不能跟你們保證結果。但只要龍媽媽配合入院治療,一個月后,她就能下床自由活動,三個月后應該能達到出院標準,不過后續要定期過來復診。藥也要常年服用。”

    龍昆南和龍少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龍昆南聲音有些抖:“那是……能治愈嗎?”

    沈畫:“完全治愈很難,但能控制到不錯的水平。”

    這就夠了!

    龍媽媽自己也一臉不敢置信,她甚至不清楚沈畫到底是在安慰兩個孩子,還是真的。

    這怎么可能!

    藥送來了。

    沈畫示意龍昆南把藥喂給龍媽媽:“稍后我會再給你行針。劉大夫,麻煩你寫醫案記錄,記得留檔。”

    劉大夫控制不住狂喜,連忙點頭。

    這是要他跟課題的意思了!

    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兒餅,都喂到嘴邊了。

    龍媽媽喝完藥,沈畫就開始給龍媽媽行針。

    劉大夫在跟前負責記錄。

    “腎脈郁閉,氣血不通,是以腎失主水,當攻補兼施,清熱達郁,使氣機宣暢。”

    “行針,當取腎俞、關元……以溫腎補氣,疏通經絡,以清濁利尿。”

    “另可在神闕進行臍療……”

    行針完畢。

    龍媽媽身上最突出的一個反應就是出汗。

    劉大夫驚奇無比。

    龍昆南和龍少華也忍不住熱淚盈眶,出汗,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

    龍昆南有事,先行離開。

    龍少華留下守著媽媽,雖然沈畫說了這邊不用守著,今天護士會暫時負責,讓他們請個護工來即可,但龍少華卻說,自己今天已經跟教練請假了,還是守在這里等媽媽醒過來交代一聲再走。

    沈畫也不多說什么。

    不過,小姑娘扭扭捏捏的,幾次三番欲言又止。

    “怎么了?”沈畫主動問。

    小姑娘說:“對不起沈醫生,我……我一開始態度不好……我以為……總之對不起,沈醫生!”

    小姑娘深深地鞠了一躬。

    沈畫笑:“無妨。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小姑娘松了口氣,又遲疑了一下才說:“沈醫生,你什么病都可以治嗎?”

    沈畫搖頭:“我也不是萬能的。”

    小姑娘有些糾結,她低聲說:“我們隊里的一個姐姐,她可能出了點問題,我叫她去醫院,她不肯……沈醫生,我能不能叫她過來,您給她看一下?保證不會耽誤您太久,看病的錢我有,我存下來的津貼都在呢。”

    沈畫問:“她是哪里不舒服?”

    小姑娘有些不太好意思:“就是……她好像是例假不對,一直流血,而且……臭臭的,她這些天一直都不敢下水……教練老師罵她。這個姐姐人特別好,我剛進隊的時候還小,姐姐一直幫我。”

    沈畫點點頭:“你讓她盡快過來吧,越快越好,我今天還算有空。”

    龍少華飛快點頭:“那好,我這就給她打電話,謝謝沈醫生,謝謝您!”

    沈畫失笑。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