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39章 分手后走上人生巔峰(三十八)

    現在大家都處于拿了首殺的興奮快意之中, 沒幾個能想起來問剛剛那個祭司玩家怎么忽然復活了。(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人群中,便見那名祭司對霽摘星微一頷首,露出感激神色, 但沒多說話, 顯然是要幫霽摘星保守秘密。霽摘星不開口,他也絕不會對外公布這是橙武的技能特效。

    除此之外, 其他幾位治療也走過來了。

    鎏云微一挑眉, 看著他們。

    這幾名治療脾性都不算太溫柔親人,在公會許多年, 朋友也就那幾名。此時神色冷峻,走過來時唇瓣緊抿,看著很不好招惹的模樣。

    其中一名舞醫便開口道:“摘星。”

    鎏云又覺得自己眉頭跳了跳,然后才反應過來, 這舞醫不是叫得親昵,而是霽摘星現在的游戲id就是“摘星”。

    舞醫恍然未覺鎏云的敵意,只定定盯著霽摘星, 然后開口道:“……那個,能不能要一下你的好友位?”

    霽摘星還有些反應未及,疑惑地看著他。

    舞醫厚著臉皮道:“有些關于手法操作上的問題, 希望以后能和你討教下。”

    霽摘星微微側首:“?”

    對方實在態度誠懇,語氣柔和, 并不像嘲諷。

    鎏云在一旁琢磨地道,他雖然沒特意查看治療列表,但是感覺不會出錯, 那波打得順利, 幾乎沒怎么掉過血。減傷給的好不提, 增傷buff也沒停過。以前的戰斗體驗和這次比起來天差地別, 所以他也覺得霽摘星操作不像他口中那么差,反而是很好的——至少比漫漫長歌要好多了。

    懸針那實在迷惑的神情,讓在場的治療也跟著面面相覷了下。

    其中的祭醫開口:“你難道剛才沒看治療面板嗎?奶得很高,比我們三個加起來都高。”這不是夸張說辭,而是面板上顯示的數據如此,他們自己也能察覺到。

    要說先前他還因為霽摘星的“過度自謙”而有些覺得尷尬不忿,現在卻也將那點不適散去,只覺得奇怪了。

    “啊,我想起來了……”另一名舞醫是個十八歲的小姑娘,id叫曲清,身量高,相貌可愛多過漂亮,有些許嬰兒肥。此時那雙眼圓睜著望向霽摘星,說不出的訝異:“摘星,橙武玩家,我聽過你的名字的。”

    霽摘星于是微側過身看向女孩子,因為動作稍大,黑發順著肩背滑下來。他手中執著卷軸,身姿清癯,捏臉不算特別出色的俊美,卻儒雅雅致,微一垂眸望過來時,黑沉的眸中便倒映出描繪的人形。

    曲清被這么盯著一看,臉都微有些泛紅,忘了方才想說什么了。

    “你聽過我?”霽摘星好奇地道。他這個大號其實不怎么出名,狀態巔峰的時候在懸針戰力排行榜上留過名,但是轉修懸醫后便徹底沉寂下去了。不過霽摘星想了一想,好笑道:“不是什么好名聲吧?”

    曲清先是被迷得點頭,察覺到身邊副會長的冷厲目光,連忙又跟著搖頭:“不過我不信的。”

    她含糊地道:“也是我一個愛吃瓜的熟人說的,她嘴碎。就是說他們公會會長的男朋友,手法特別菜,還死乞白賴讓公會會長給他弄來一把橙武,結果橙武也拯救不了手法……”曲清聲音越說越小,畢竟那個熟人說的不是什么好話。她當時也聽信讒言跟著嘲諷道:菜雞就是這樣,不是花里胡哨就能變成鳳凰的。

    其實曲清平日不愛說人閑話,也是聽到一個手法不怎么出色的人,能擁有橙武,一時有些酸了才口無遮攔。

    曲清又連忙表忠心:“不過我這次見識到了,什么叫謠言可畏。他們真的是信口胡來,你操作手法真的很好……”

    “沒有胡說。”霽摘星忽然說道,“那時候我的確很菜。”

    霽摘星語氣淡淡的,也沒有生氣或是排斥,就像只是普通提起一件舊事罷了。

    不過其他人倒是微怔了怔。幾個治療心里都不太好受,他們也不是一開始玩奶媽就厲害的,霽摘星是經歷了些什么,才從當初被人嘲諷的模樣變成如今這樣厲害得呢?

    其實沒有他們想的那樣復雜,霽摘星和薛問分開后便沒受什么磋磨,這還是第一次重上懸醫號,哪有那么多心理歷程。現在霽摘星提起當初的事都快忘干凈了。不在意,自然也不生氣。

    ——不過除他之外,還是另有人生氣的。

    鎏云聲音微有些沉,忽然道:“難道手法不好,就不配拿橙武了?仙客行好像也沒有這個規定。”

    他忽然發難,神色也不是平日懶洋洋模樣,像是些許慍怒,以至身旁的人也有些怔愣。

    鎏云看了一眼曲清,不過目光最后還是落在黑發的懸針身上,緩聲道:“……我也想起來了。我的朋友也和我提過你的事,不過和曲清說的是兩個版本。”

    “我那個朋友叫懸壺,玩的懸針,現在已經a游了,不過他先前還挺有名氣的。”

    鎏云說的謙虛,懸壺這個懸針高玩何止是挺有名氣,簡直是劃時代意義。自己開創了一套懸針競技流派——直到現在那些主玩pvp競技的懸針身上還能看見他當初的影子,前后向官方提出三次懸針職業bug,參加了關于數值職業的修改。雖然他不玩仙客行很久了,但現在他的id,提出來也能擔上“如雷貫耳”四個字。

    “他說他碰見了一個新人懸針,手法很稚嫩,但是有靈氣,戰斗思路很有想法。他玩游戲從來不搞收徒拜師那一套,不過有機會的話,他希望能收那個新人懸針為徒弟,等他沖破一百二十級后。結果——”鎏云看了霽摘星一眼,說話還有些咬牙切齒的,透著股酸味,“那個懸針談了個戀愛,收了別人送的一把奶媽橙武,被感動的一塌糊涂,從此為那個人轉修懸醫,把懸壺氣得a了。”

    霽摘星聽到這里,微微一怔,眼中露出復雜神色。

    他的確有懸壺的好友。早期的時候懸針高玩的圈子小得很,他和懸壺當然也切磋過幾次。懸壺基本就是他們那圈手法頂尖的人物了,在霽摘星看來也有些像長輩一般,指點過他幾次,脾氣似乎也挺好,沒想到是被他……氣a了?

    霽摘星眨了眨眼。

    看著懸針微有些茫然失措的模樣,鎏云自己先心軟了,不再嚇唬他。

    冷著臉道:“騙你的。”

    “他a是覺得懸針這個職業暫時沒法更精進,沒意思了,不過主要還是因為現實忙起來了。反正離開的時候挺遺憾,沒能收個小徒弟。但是你更喜歡玩什么,都是你的自由,他又不會懸醫,沒法教你……總之走的時候希望朋友們幫忙照看你一下,有麻煩的話幫個忙。”

    說道這里,鎏云遲疑了一些。

    “他的朋友多是懸針,你應該認識吧?都知道你玩懸醫不是很順手,主要被同公會的人排擠,說閑話很菜什么的……”鎏云看了曲清一眼。

    小姑娘人都快縮成團子了,戰戰兢兢羞愧得不敢出聲。

    “所以都希望你能玩回懸針,我還找人給你寄過幻心丹,不過退回來了,倔。”

    鎏云說這些的時候,黑眸微深,看著有些冷厲模樣。不過在觸到霽摘星的瞬間,又有些回暖。

    “后來我沒再關注……現在說實話,有點后悔。”

    鎏云垂著眼道:“不過后續還算好,你應該擺脫誅仙閣那些過去了,現在也很厲害。”

    “摘星,”鎏云聲音溫和地念道。明明是在喊游戲id,但是旁邊幾個治療都感覺到了,那莫名顯得十分溫柔,“恭喜你自由。”

    霽摘星的眼睫微微顫動。

    他微上前一步,看著鎏云,兩人捱得很近——連旁邊還在因剛才那個故事回味慶幸的治療們都反應過來,這是不是靠得太近了。便聽到忽然傳來會長中氣十足的喊聲:“鎏云你們幾個站那說什么小話呢?讓摘星過來一下,借借歐氣——”

    雀翎平日算很沉穩了,這個時候還是滿臉喜意,畢竟拿了新本首殺,而且現在還沒有二殺公告,顯然是以大優勢獲勝在前。

    剛剛正神清氣爽地和敵人、朋友炫耀完,軒轅齊留在地上的掉落也沒摸。雀翎心情極好地準備摸一下看看系統給首通團什么特殊獎勵,又忽然想起霽摘星了,干脆讓霽摘星摸,看能不能獲得什么特殊加成。

    不過他喊完了人,才發現鎏云正瞪著他,神色有些陰沉。

    心中頓時慫了一下,苦笑地道:“借一下、借一下。”旁邊團員還都以為雀翎說得借歐氣來著。

    霽摘星也沒在意,乖乖上前去摸掉落了。

    “白星的運氣好像有些好。”

    經過之前的指路事件,團員心里多半都有這個念頭。眾人有些緊張地盯著掉落面板,還沒做好心里建設,眼前便被一團金光埋沒。

    許多珍稀掉落琳瑯滿目,不過眾人皆來不及驚嘆,目光全都被緊緊地鎖在了最后一個掉落格上。

    [神秘木匣]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

    [其實一點也不神秘,打開可獲得對應職業橙武,拾取綁定。]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