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6章 第一七六章

    瓦倫泰不見了?!

    我頓時全身一僵, 確定自己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從頭到尾注意力都沒從大總統的身上離開。(www.citynews.net.cn)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個瞬間,自己的身體后方出現了男人的心跳和呼吸聲。大總統的下巴突然輕輕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伴隨著他不急不緩的動作, 那金色長卷發落到我的胸前,發尾就像一個垂順的甜甜圈, 帶著輕微的煙草氣味。他彎下腰, 雙手扶住我的雙臂,眼睛就像黑洞一樣深不見底, 直勾勾注視著前方,冷不丁出聲道,“你是在找我嗎, 懷特小姐。”

    ……

    這簡直已經是恐怖片現場了……如果不是已經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且對我本身并不具備太大威脅之外, 我肯定已經尖叫起來,并拔腿就跑……

    但!這人是瓦倫泰!直接逃跑很顯然不是明智之舉!而且還會錯失最佳機會, 各種方面上的。

    雖然目前還沒想出明智的計劃, 但考慮到目前瓦倫泰對我還沒出現防備與敵意,他是用看待寵物或者女人的目光來看待我的。我覺得自己還是可以茍一下,見招拆招吧。

    于是我立刻收起了攻擊性, 艱難地扯出了一個笑容,并裝作委委屈屈道,“是啊……您就把我丟在了這里, 獨自度過了一整個漆黑又寒冷的晚上……我真的很害怕,我在這個世界里一個朋友都沒有, 就感覺被所有人拋棄了一樣, 嗚嗚嗚……”

    我捂著臉假哭了起來, 順便偷偷看了眼瓦倫泰。果然!直男都很吃這一套,他果然愣了愣,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會后,然后肩膀上的壓迫力消失了。

    他聲音溫柔地安慰我道,“這可真是我的失誤,我不應該把你一個人丟在這里,只是我實在分/身乏術,要對付布蘭度先生,只能全力以赴,我會好好補償你的。”

    “我可沒那么容易能原諒您哦,總統先生。”

    我鼓起腮幫,佯裝生氣地扭過頭,心里則是驚恐無比地思考著對策。

    瓦倫泰出現在這里,到底意味著什么?他已經解決迪奧了嗎?為什么原著的那個dio也回來了?

    這不是光靠猜測就能得到的答案……我遲疑一下后,小心翼翼地開口問,“總統先生,您介意告訴我迪奧現在怎樣了嗎?就是我的繼子,我還是很擔心他,他……還活著嗎?”

    瓦倫泰也不在乎我直接向他打聽迪奧的事情,我在他心中是個重情義又心軟的人設,這成為了我讓他中意的一部分品質。所以我會直接向他提問,如果換做是其他任何一個人的話,我則是不會貿然做如此冒險的事情。

    “嗯,他還活著。”

    瓦倫泰果然絲毫沒有打算隱瞞,非常大方地回答了我,“您的那位布蘭度先生已經進入了這邊的世界,這也是我把另一位布蘭度先生送回這里的理由之一。他應該是往您這邊的方向來了,您難道沒見到他嗎?”

    “…………”

    瓦倫泰的話讓我一下子渾身一冷,他怎么回事?這個問題究竟是試探,還是說他已經發現了什么?

    “不,我沒見到他……他往這邊過來了嗎?!”

    我裝作緊張地左右張望了一番,盡量讓自己顯得非常害怕的樣子,“那個男人是不講理的,他一定會殺了我的!總統先生,您知道我的繼子去了哪里?您能放他一馬嗎?”

    說著我又戲精附體,直抹眼淚道,“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和自己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孩子死去,他還是個孩子,您能原諒他,再給他一次機會嗎?如果您把我們一起送回平行世界,根本不會再影響到您這邊的美利堅,我會好好監管好他,不讓他做壞事的……”

    “我能答應你的各種請求,懷特小姐,但你心里應該清楚,只有這件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

    瓦倫泰仿佛很無奈地嘆息了一聲,我不確定他是否相信了自己表示并沒有見到dio的說辭,也許他并不相信,但他卻表現出了全然無所謂的態度,哪怕明知我在撒謊也無所謂。

    他用戴著紋皮手套的手輕輕滑過我的臉,語氣極盡溫柔道,“你根本說服不了布蘭度先生吧,在先前我與他指間的戰斗中,布蘭度先生已經透露出了一些事情。請原諒我的無禮,如果按照您所說的意思,您真的有能力控制他的話,您就不會給他機會讓他和你上床了,還是說您本身就沉溺于背德的快樂之中呢,懷特小姐?”

    “……”

    ……臥槽!

    我沒想到瓦倫泰竟然會說出這么s的話!

    但考慮到他也是變態人設,所以也一點都不稀奇,只是聽著就讓人生氣了!

    “這確實很過分,我不太喜歡被人隨意想象并指責,瓦倫泰先生,您冒犯到我了。”

    我退后一步,表現出自己有些失望的樣子,憤然望著他,并刻意和他保持著距離。

    “噢,我并沒有那個意思,事實上我認為這樣的您也非常可愛,能夠正視自己的谷欠望是種美德,我也同樣不想掩飾自己對您的谷欠望。”

    他歪著腦袋攤開了自己帶著紋皮手套的雙手,并主動結束了這個話題,“這些事情之后再說吧,我們現在正在徹底搜查這座森林,希望能在今天晚上找到布蘭度先生,畢竟我們知道,天亮之后他絕對不會出現,他要偷襲我的話也只能趁現在。”

    ……你的話邏輯不通啊!這兩者之間到底有什么聯系?

    我總覺得瓦倫泰是個發散性思維很強的男人,經常會舉一些并不相干且奇怪的例子來答非所問。我總覺得他就是在強行夸獎我,似乎我做的任何事情在他看來都是可以接受的,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種偏執。

    只不過我很清楚,想和平解決他和迪奧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能的。而唯一值得慶幸的一個地方是,他并不清楚迪奧目前在什么地方。

    好好的藏起來啊,然后再伺機而動……我暗暗在心中祈禱,至少這個世界的原著dio已經與他的斷掌湮滅了,消除了他最大的威脅,之后看他準備怎么反殺。

    在找到迪奧之前,總統整個人都處于極度戒備中。他的下屬們陸續前來匯報搜查狀況,進入工作狀態后他就不怎么理我了,似乎我在旁邊干什么他都并不在意。但我很安靜地呆在旁邊,也什么都沒做,因為現在怎么看都不是動手的好時機,只要確認迪奧來到這里就沒問題了,他比我聰明的多,一定能夠想出最佳的策略。

    我仔細考慮過了,就算迪奧干掉了瓦倫泰,然后我和他被一起被困在這個主世界中,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情況。以我們現在的能力,不存在金錢方面的擔憂,唯一一個問題是,他得為謀殺喬納森.喬斯達的事情接鍋……

    雖然這本來就是原著中他干的事情……如果他能活到原著故事第三部的時候,是不是還要被喬納森的后代暴揍?不過這些都是百年后的問題了,還是先考慮現在要怎么活下來。

    一直熬到天亮,總統的下屬們依然沒有任何發現。我心中其實很驚慌,非常擔心他們如果找到了迪亞哥,然后從他口中問出我早已遇到了這個世界的dio,并把他干掉了的事情。不過迪亞哥被攆走之后應該是支撐不住失血過度的身體,立刻回去休息了。現在或許留在總統身邊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迪奧一定會來襲擊總統,只要我留下來,就早晚都會見到他。

    但他如果非要真的上我怎么辦呢?好像用約卡斯塔的幻境的話,其實他也應該分不清和真實的區別吧?

    除非他在哪之后檢查那什么……等等,快停止,雖然瓦倫泰是個變態,但不至于變態到這個程度吧!讓人簡直不敢去細想……

    不過考慮到這個世界的斯嘉麗還沒和他翻臉,也許可以利用一下他還有老婆的這個問題。只要不出現不可解決的矛盾,瓦倫泰是不會和斯嘉麗離婚的,他們需要一起出席公開場合,是雙方都對彼此沒有感情的模范塑料夫婦。

    于是我心中也暗暗有了一個計劃。天亮之后,他們結束了對森林的搜查,總統聽完匯報之后,他擺了擺手表示知道了,然后向我發出了邀請。

    “如果不介意的話,請跟我一起去官邸吧,我想懷特小姐應該能勝任秘書的工作。”

    “……這真是一份非常棒的工作,感謝您的賞識。”

    我沒想到瓦倫泰竟然直接還把我的工作安排了,他不擔心我竊取到什么機密嗎?我不知道瓦倫泰究竟是怎么想的,但表面上還是裝作非常感激的樣子。

    但我心中已經開始辱罵他了。

    我又不是你這種工作狂,好不容易當上資本家莊園主,每天想睡到什么時候就睡到什么時候,誰還想當社畜去996上班打卡工作啊?!

    我只想過上隨心所欲,每天家里蹲的生活……但對于瓦倫泰而言,這似乎是別人想開后門也得不到的職位。他如果想把我留在官邸,就必須給我安排一個工作,而秘書則是能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最佳職位,也不怕自己的妻子起疑心!

    真狗啊!

    不過我表面上還是要裝作一個貪婪的女人,盡可能的降低瓦倫泰對我的興趣,我主動開始向他索要金錢。

    “如果您想送禮物給我的話,能復刻一個平行世界的莊園給我嗎?”

    “這當然沒問題,不過你對曼哈頓不滿意嗎?”瓦倫泰目不轉睛注視著我說,“我認為那塊地方更有發展的潛力,可能會成為美利堅的經濟中心,當然,你想要的哥譚鎮的莊園的話,是更簡單的事情了,我立刻就能滿足你。”

    “……您再讓我好好想想。”

    那顯然是曼哈頓有價值啊!雖然我只是隨口一提,沒想到總統竟然還記得那件事情,讓我不得不重新開始考慮要不要收下這份“禮物”,何止是丑國經濟中心,簡直是世界經濟中心,要是掌握了那塊地方的命脈,成為首富也是屈指可待。

    但我何嘗不知道這是瓦倫泰的示好,他想給我足夠高的籌碼,就像迪奧所說的那樣,一切都是可以用來交換的,一個曼哈頓島足夠能讓無數人放棄一切。

    其實我的野心并沒那么大,可以說我只想當個咸魚……但如果拒絕的太干脆,又會引起總統的懷疑,讓他認為我永遠都不可能放棄迪奧,從而提高對我的戒心。

    所以正確反應是:表現出猶豫的樣子就行了。

    “嗯,你有時間慢慢考慮,我相信懷特小姐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你是很有才華的一個人,我想能給你一個一展身手的舞臺,我相信在我們的努力之下,一定能讓美利堅變得偉大。”

    “……”別說這個,越來越特〇普了。

    總之我“自愿”地跟著瓦倫泰一起坐上馬車,回到了官邸。他對外聲稱我是他的新秘書,隨后直接讓一個和他一樣穿著粉紫色皮衣,發型也和他差不多的老頭給我分配并交接工作。這讓我頓時有些傻眼,忍不住出聲問,“……等等,當您秘書的意思是,我真的要做這些工作嗎?”

    “嗯?”正準備去會議室的瓦倫泰回頭看了我一眼,他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難道您不想工作嗎?”

    “……”

    廢話,我又不是你們這種事業心極強的工作狂,誰會想上班工作啊!

    但如果回答不想的話,會不會顯得很丟人?等等,如果總統討厭我的話,不是更好嗎?于是我飛快回答,“我討厭工作。”

    “這樣啊……”

    他頓時皺了皺眉,我心中一喜,以為他對我的好感度下降了。然而瓦倫泰只是考慮了幾秒后,又顯得無奈又苦惱地說,“好吧,不工作也沒關系,去做你喜歡的事情好了,不過記得,你依然是我秘書,新聞發布會的時候把要說的話背出來就行了。”

    “?!”

    什么?這也行嗎?

    怎么感覺我做什么都行啊?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霸總甜寵文里都沒見過這么寵的!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在原著中都干了些什么缺德事情的話,我簡直懷疑這家伙是什么偏執深情男配了……清正廉明的大總統?不存在的,他腦回路就和正常人不一樣,只有偏執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然后他后一句話果然證實了我的猜想。

    “當然,如果你打算趁機亂說話……那么在場的記者都會消失,請你謹記這點,懷特小姐。”

    “……”

    好的,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他壓根就覺得自己掌控了全局,完全不在乎我打算動什么小手腳啊……

    總統交代完事情后,就進入了會議室,和政府要員們開始了冗長的會議。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會進入領導講話時間,于是我準備開始自己的行動,告訴那個穿著和總統一樣皮衣的老頭,自己打算去熟悉一下環境。

    “不要亂跑,否則會見到你不該見到的人。”老頭警告道。

    “除非法尼親自對我這么說,否則沒人能這么命令我。”

    我裝作一個恃寵而驕的碧池,傲慢地無視了老頭。那老頭頓時很是光火,但畢竟瓦倫泰自己也沒有特意聲明什么,于是他只能任由我亂跑,并在背后跟著我。

    我很快就順利把他拖入了幻境中,并在他陷入迷糊的時候擺脫了他。

    隨后我沖去庭院,果然在那邊找到了正在帶著兩名保鏢,在無所事事散著步的斯嘉麗。

    我從口袋里拿出鏡子照了照,確定自己儀表完美之后,大大方方地向著斯嘉麗走了過去。而那個看起來很無聊在東張西望的女人,也毫不令人失望,在眼角余光掃到我之后,突然一下子愣住,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