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80章 第 80 章

    宮野明美如今使用的是若松凜捏造出來的假身份, 今天是以博士朋友女兒的身份前來拜訪的,理所應當地由阿笠博士送她出門,并在門□□談幾句。(看啦又看小說網)

    “給。”

    若松凜將一個小盒子拋給灰原哀, 灰原伸手接住, 邊問邊打開搭扣:“這是?”

    若松凜笑瞇瞇地拋出一個驚天大雷:“如果不出錯的話,應該是你要的aptx-4869。”

    “真的嗎?!”柯南連坐都坐不住了, 圍著灰原哀轉圈圈, 一臉興奮,“太好了, 有了這個灰原你就能做出解藥了!”

    灰原重新合上盒子,無語看著他:“哪有你說的那么容易, 想要研制出對癥的解藥, 得到原本的毒藥只是第一步。”

    科研是一條慢慢長路,先前灰原哀告訴柯南她能研制出解藥, 未必沒有安慰他的意思,真到研究的時候, 肯定不像在實驗室里敲電腦按個回車就完成了那般簡單。

    “但是!”柯南急得直跳腳, “我答應過小蘭……”

    “真是的, 你急也沒用, ”灰原哀揉了揉頭發,“我先試著幫你研制一版解藥吧,不保證效用。”

    “謝謝你,灰原!”柯南連忙眼睛亮晶晶的, 向灰原鞠躬道謝。

    灰原哀說完, 就打算爭分奪秒回地下實驗室, 卻見若松凜也隨之跟了上來, 不過看在她救了姐姐的份上, 灰原沒有表示絲毫反對。

    “若松小姐?”柯南疑惑地叫住若松凜,他還正想和若松小姐討價還價詢問組織的情報呢。

    若松凜回頭對他一笑:“我和小哀還有關于女人的小秘密要講,柯南君不可以跟上來哦~”

    “可是……”柯南剛踏前一步,馬上就聽到灰原哀說:“工藤不可以跟過來,否則解藥你別想要了。”

    柯南抬腳動作立刻僵在了半空中。

    可惡!想他工藤新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灰原哀拿解藥威脅他!

    啊啊啊!明明知道情報就在眼前,卻完全無法得到這種感覺,太抓心撓肝了!

    *

    二人進入地下室后,灰原哀倒鎖了房門,徑自走到了電腦前坐下。

    若松凜稍微打量了下這間地下室,屋內有許多東西搬運的痕跡,想必原先應該是阿笠博士的實驗室,最近才改造交由灰原哀使用的。

    “所以,你故意讓我逼退工藤,不讓他進來,是有什么不能讓他知道的事情要與我討論嗎?”

    灰原哀雙眼緊盯著電腦屏幕,屏幕上是密密麻麻的英文,雙手時不時在鍵盤上敲擊著,頭也不回對若松凜問道。

    “喲,這個文檔詞匯好生僻啊。”若松凜只是稍微瞟了眼屏幕,就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加密軟件扔在桌面上,“這是組織里關于aptx-4869的全部資料,以及強化身體素質的s藥資料。”

    這份軟件是若松凜另外從諾亞那里拿的,原先那份資料已經加密存儲在zero的極密設施里封存。

    灰原哀聞言震驚地抬頭,不敢置信地回頭看向若松凜,“你居然能……”

    組織的厲害,灰原哀從小耳濡目染再清楚不過,若松凜能從皮斯科身上獲得a藥實物,實在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湊巧,所以她還能夠不驚奇,可是獲得完整的aptx-4869的藥物資料,這可是需要突破組織內部數據庫的重重封鎖,普通人根本辦不到!

    所以能辦到這一點的若松凜,其能力在灰原哀眼中,忽然變得與組織一樣深不可測起來。

    “說吧,你有什么條件?”灰原哀靜默了半晌,看著桌面上的軟件鎮定地問道。

    “聰明,不愧是組織最年輕的首席科學家,”若松凜先夸贊了一句,才道出她來這里的主題,當然不是白送資料做好人好事的,“組織藥物研究資料里有許多專用名詞和未知物質,作為送你a藥資料的交換,我需要你幫忙解析出來。如果以后獲得了其他組織相關的藥物研究資料,也需要麻煩你。”

    灰原哀略作思考,馬上道:“沒問題,不過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a藥,s藥和其他組織發明的藥物我比較陌生,想要解讀需要花費更長時間,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解讀無誤。”

    若松凜聳了聳肩表示:“這個沒關系,我想要解讀這些資料又不是為了發明出來為自己所用,我只是感覺……這其中隱含的某些東西,非常重要,一定要弄清楚。”

    原著里沒有出現的s藥……這些蝴蝶效應到底代表了什么,莫名讓若松凜有些在意,這都是直覺告訴她的,不可忽略。

    不過藥物研究是工作量非常巨大的工程,而若松凜目前僅可依靠的藥物研究員,就只有面前的灰原哀,找別人無論如何都有泄密的風險,為了讓馬兒跑勤快些,她亦懂得要先拋甜頭的道理,當前灰原哀最關心的顯然是——

    “作為交換,等黑暗組織被消滅后,我可以幫忙做擔保,洗白你和你姐姐的身份,至少在日本國內,無須擔心身份的問題。”

    如今的灰原哀和宮野明美雖還能平安自如的生活,實際上還是黑戶,身份完全經不起調查,想要出國辦簽證等都會受到限制,而若松凜承諾給她的是一個真正的新身份。

    “當然,你們要是喜歡原先的名字,用宮野明美和宮野志保也沒問題。”反正她們二人的名字之前一點都不彰顯,最多就是有被組織余黨找麻煩的風險就是,假設那時候還有組織余黨的話。

    “聽起來不錯,”灰原哀承認自己聽到這番話后蠢蠢欲動,她一直所求的,不就是擺脫組織的陰影,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嗎?“而且我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吧?”

    “哪里哪里,你不同意的話,”若松凜伸手正要去摸那張軟件資料,“這份資料我就帶回去了,你就當沒看見好了。”

    半途卻為灰原哀所阻,她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將資料拿到手上,“好了,你的要求我都同意了,還有別的條件嗎?一次性都先說清楚吧。”

    “別的條件嗎?”若松凜思考道,暫時還真的沒想到有什么要補充的,“哦,對了,我給你藥物資料的事情,和你做交易的事情,都要對江戶川柯南,也就是工藤新一保密哦~”

    灰原哀定定地看了她一眼,頷首點頭,“我明白了,我答應你。”

    那位偵探君的好奇心和探索心,她就算才接觸這一小段時間,也了解得一清二楚,若是讓工藤新一知道組織研究的藥物資料,還不知他會拿這些去做什么,既然是她與若松凜的交易條件,那她就保密好了。

    “對了,”若松凜想起什么,將手機扔給灰原哀,“你將自己的號碼存一下,我等下打給你,你也存一下我的。”

    灰原哀依言照辦,并在若松凜回撥過來時存下她的號碼。

    若松凜舉著手機示意道:“我等下發一個特殊郵箱給你,如果解讀藥物資料的事情有進展,你可以用郵件和我交流,平時有事也可以打這個電話給我。”

    “雪莉。”若松凜雙手抱胸,神色嚴肅了幾分。

    冷不丁聽到那個稱呼,灰原哀不禁一顫。

    “組織的人現在正在四處找你,上次杯戶酒店的案件,皮斯科曾說,他接到琴酒的電話,讓他在解決吞口重彥之余,解決掉到酒店的你。”

    若松凜提起舊事,“琴酒能這般肯定你一定會出現在杯戶酒店,是你或者柯南泄露了行藏吧?”

    灰原哀點頭:“沒錯,琴酒發現了我們裝在他車上的竊聽器。”

    “還真是老樣子啊,柯南君看來一點都沒吸取上次在我車上裝信號器和竊聽器的教訓。”若松凜無奈道,轉頭教育起灰原哀來,“所以你千萬別和那小子學,遇到組織的人或者察覺到什么線索,馬上通知我,知道嗎?”

    想了想她又補充了一句:“雖然目前看來,aptx-4869會造成生物體幼兒化的消息,組織里連琴酒都不知道,但不排除有其他人知道。”

    若松凜很肯定,至少烏丸蓮耶本人和與他有著神秘聯系的貝爾摩德對這件事心知肚明。

    灰原哀聞言一聳肩,承諾說:“你放心,和那個偵探君不一樣,我很惜命的。”

    *

    與灰原哀約定好后,若松凜從阿笠宅離開,馬不停蹄地趕往了k&r公司。

    先不說景吾對她這個公司創始人之一總是曠工的行為,已經極其不滿了,最近高中球、籃球運動的東京地區預選賽已經進行到了最后關頭,景吾和征十郎兩個人,分別身為冰帝學園男子球社和洛山高校籃球社的社長,即使對拿下地區預選賽的名額再有把握,他們二人還是需要在比賽現場坐鎮。

    當然,以他們二人對勝利的渴求與完美主義,光是拿下東京都大會的名額還不算,得以全勝的戰績通過才是正確的事。

    別的不說,昨日周六雙子大樓在傍晚的開幕儀式,其實他們二人都是在以最快的速度,拿下當天預選賽勝利后方趕過來的,且不說二人社團里的隊友在二人壓迫性的氣勢下瑟瑟發抖,光是倒霉在這天遇到他們,被剃了個零蛋的對手就更可憐了。

    若松凜一路暢通無阻地進入k&r公司核心區域,和照例出來迎接她的織田作打了個招呼:“織田先生辛苦了。怎么樣,上周和孩子們出去露營愉快嗎?”

    織田作露出一個幸福的苦笑:“人太多了,若不是孩子們都很聽話,我又邀請了相熟的老師幫忙,一人還真顧不過來。”

    若松凜對他將自家開成孤兒院的事情早有耳聞,笑著說:“我給孩子們買了漂亮裙子和玩具,放在了一樓寄存處,織田先生你下班時記得拿哦~”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