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itynews.net.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486章

    王管家一邊說話一邊瞥了秦老五一眼。(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厲秋風知道秦老五當日隨著張實到王家莊,曾經與莊丁發生了沖突,王管家定然心存芥蒂。他生怕兩人起了齷齪,急忙對秦老五說道:“五哥,你將蕭大人、李大人、潘師爺等各位朋友都請出來罷。這么多人擠在王大小姐的閨房里,傳出去只怕不大好聽。”

    秦老五答應了一聲,便即快步走回到廂房中。片刻之后,只見蕭東、張實等人魚貫走出。李芝生和潘師爺跟在張實身后,只不過兩人兀自用布蒙著腦袋,只露出了眼睛。兩人臉頰不住鼓起,顯然正在咀嚼食物。最后一個走出來的卻是李奎久,小心翼翼地站在眾人身后。

    王管家沒有想到這么多人藏在王小魚的屋子中,剎那間臉色大變,不由自主后退了兩步。厲秋風心想王管家眼下是王家莊主事之人,咱們這么多人突然進了莊子,他心下必定驚恐不安,須得讓他鎮靜下來,才能全力幫助咱們抵擋扶桑人。念及此處,他對李芝生說道:“李大人,還是你將事情的原委向王管家說說罷。”

    只見李芝生喉頭蠕動了幾下,這才從蕭東身后走了出來。他對王管家說道:“你是一個人回來的,還是將王家莊的莊丁全都帶回來了?”

    王管家見這人用布蒙著腦袋,只露出兩只眼睛,說話時嗓子里如同堵了什么東西,有些模糊不清。雖然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他到底是誰。這人一張口便大剌剌地問自己是否獨自回來,語氣極不客氣。王管家心下驚疑不定,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說話才好。

    蕭東看了李芝生一眼,冷笑道:“李大人,如今咱們已經逃出了縣城,你何必還要將這塊破布裹在頭上?”

    李芝生一怔,轉頭看了蕭東一眼。潘師爺反應極快,快步走到李芝生身邊,口中說了一句“得罪”,這才將李芝生頭上的布塊解了下來。

    王管家乍一看到李芝生,如同見到了鬼一般,又向后退了兩步,顫聲說道:“李、李大人,你怎么會在、在這里?”

    李芝生尚未答話,蕭東冷笑著說道:“王管家,你今日在其它地方是不是已經見過李大人了?”

    王管家看了蕭東一眼,顫聲說道:“是。今日一早,李大人和潘師爺便到了摩天嶺上,親自盯著咱們建造鐘馗神廟。方才我離開摩天嶺之時,他、他和潘師爺還未下山。為何、為何……”

    王管家說到這里再也說不下去了。只見他身子不住顫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是真的。

    此時潘師爺也將腦袋上的布塊解了下來,對王管家說道:“你在摩天嶺上看到的李大人壓根就是假的!”

    王管家越發驚恐,顫聲說道:“這、這怎么會……不會……李大人說過……潘師爺,你、你可不要戲弄我……”

    眾人見王管家語無倫次的模樣,知道他心中驚懼,暗想無論誰剛剛在摩天嶺上見過李芝生和潘師爺,隨后又在王家莊中看到這兩人,都難免會驚恐不安。王管家沒有掉頭就跑,已經算得上是膽大之人了。

    李芝生對王管家說道:“王管家,有扶桑人混入了東遼城,假冒本官和潘師爺,召集城內城外的男丁,說是要在摩天嶺上建造鐘馗神廟,其實是要造一座城池,用來抵擋官兵。你助紂為虐,已經犯了死罪!”

    厲秋風見李芝生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心下暗想,到了這個關頭,姓李的還在出言恐嚇,無非是想從王管家身上弄出銀子。此人黑心到這個地步,竟然還能高坐于衙門之中,可見遼東吏治,已經敗壞成了什么模樣。

    蕭東心下卻想,姓李的到了這個地步還不忘敲詐銀子,發財的本事當真了得。怪不得東遼縣如此窮困,想來這人在此地刮了十幾年地皮,早已弄得天怒人怨了。

    只見王管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顫聲說道:“李大人,小人冤枉啊!小人哪里知道那個王八蛋是假的?還以為是衙門催著咱們到摩天嶺上建造廟宇。實不相瞞,昨晚何捕頭帶人到了莊里,吩咐小人說縣太爺有令,今日一早便要將莊子里所有男丁都帶到摩天嶺上建造廟宇。小人心下雖然覺得奇怪,卻也不敢違拗。今日一早,小人將莊子里十二歲以上的男丁盡數帶到摩天嶺上,看到李……看到那個假冒李大人的壞蛋已經到了嶺上。小人若是知道這人是假的,打死小人也不敢為他賣命。還望李大人念著小人糊涂,饒過小人這一回罷。”

    王管家說完之后,“砰砰砰”連磕了三個響頭。待他抬起頭來,額頭上已經一片烏青。慕容丹硯見王管家如此模樣,心下不忍,上前兩步對李芝生說道:“李大人,王管家是奉了衙門的命令行事,他又怎么會知道發號施令的是假冒李大人的壞蛋?此事過錯不在他身上,還望李大人明察。”

    李芝生喝斥王管家,只是習慣使然。須知官員審案之時,一向是先要出言恐嚇,安上一個可怕的罪名,隨后就可以趁機敲詐勒索了。他見王管家畏懼自己,心下得意,正想要開口說話,想不到慕容丹硯竟然搶著給王管家求情。李芝生心下惱怒,瞪了慕容丹硯一眼,口中說道:“你這小丫頭算什么東西,竟然敢和本官如此說話?!”

    慕容丹硯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見李芝生一臉輕蔑的模樣,心下大怒。此刻她雖然沒有隨身攜帶長劍,不過右手攥緊了拳頭,便要沖上去毆打李芝生。蕭東知道慕容丹硯武功不弱,而且還有厲秋風給她撐腰,眼看李芝生要倒大霉,急忙開口說道:“李大人,你可不要信口開河。這位穆蓉姑娘是朱公子的好朋友。你得罪了她,便是不給朱公子面子。”

    李芝生心下一凜,暗想這個姓朱的小子本事極大,要想平安脫險,還要借助這個小子之力。這個小丫頭是他的朋友,眼下還是不能與她翻臉。而且聽姓蕭的口氣,他似乎也有維護這個小丫頭的意思。我還是先放過這個小丫頭,待將扶桑人趕走之后,再找這個小丫頭算賬。

    念及此處,李芝生看了慕容丹硯一眼,這才對王管家說道:“既然有人為你求情,這次就放過你了。”
九游下载 - 九游下载安装 - 九游app下载版